万博是APP是犯法的吗?

特别关注 / /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特别关注

为新中国妇女运动奠定基础 中央妇委会的西柏坡岁月

发布时间:2019-04-08 17:12:41          点击量:0         
  四月的柏坡湖,湖光潋滟,农家院里的梨花白了,桃花红了。

河北省平山县东柏坡村村东的一处院落,又迎来一拨拨的参观者。

这里是中央妇委会旧址。

“西柏坡时期,中央妇委在中共中央的直接领导下,组织动员解放区广大妇女支援解放战争,参加土地改革运动,筹备并参加了中共中央召开的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组织起草了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草案,组织参加了国际民主妇联第二次代表大会等重要会议,筹备了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妇委在这一时期的工作,从政治、经济、文化和组织等方面为新中国妇女运动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参观者一边聆听着讲解,一边透过一块块展板、一幅幅照片,去触摸历史云烟,感知烽火如歌的岁月。

简陋办公点开启新篇章

——艰难跋涉而来,给妇女带来生活的希望

70年前的中国大地,烽烟四起。为了全中国的解放,中国共产党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1947年3月16日,邓颖超、康克清带领党中央机关五六十人的家属队,离开延安,经过长途跋涉,到达山西省临县三交镇。

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离开陕北东渡黄河。24日到达后委驻地三交镇双塔村。第二天,中央前委和中央后委的最后一批人员向西柏坡开进。

中央妇委会旧址里,一张中央妇委自延安转移至东柏坡路线图,无声地告诉人们,经历了怎样的艰难跋涉,才从陕西延安转移至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

中央妇委办公点就“扎”在了离西柏坡只有一里的东柏坡村。

东柏坡是个群山环抱、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中央妇委借用了老乡前后两个小院,土屋、土炕、几张旧桌,就在这样极其简陋的条件下,开启了中国妇女运动的新篇章。

中央妇委会旧址讲解员许曼介绍,当时中央妇委书记蔡畅在东北解放区工作,由副书记邓颖超担任中央妇委代理书记。中央妇委对外称“工校女生部”。

村里来了几位陌生的“大姐”,山村的妇女群众充满了好奇,但很快她们便熟络起来。有人曾回忆:“康克清大姐非常和蔼可亲,碰到村里的人都是首先问候,打招呼。尤其是看见妇女们都要问长问短地说几句话。”

几位“大姐”在东柏坡村的时间也就一年,但是她们如邻家大姐一样,给山村的妇女带去了心灵的抚慰和生活的希望。

平山县妇联副主席任艳丽在妇委会旧址恢复时参与搜集整理历史资料,她记忆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住在闫九安家中的朱旦华看见一位妇女在地里一边干活一边流泪,就上前关切地询问缘由。妇女就把丈夫牺牲、孤儿寡母无法生活的麻烦和困难都告诉了朱旦华大姐,还把丈夫走后写回来的唯一一封家信,拿出来给她看。

朱大姐看后安慰道:“不要哭了,有了困难可以找组织解决,要坚强起来。杨之华大姐的丈夫也是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的,也有一个女儿,她就不哭。咱们要向她学习,再苦再难也要把孩子们拉扯大。”

过了两天,这位妇女碰见了杨之华大姐。谈话中,杨大姐又一次开解这位妇女说:“国民党反动派不仅杀害了我和你的丈夫,还杀害了成千上万妇女的丈夫。光是痛哭流泪是打不败蒋介石的,要擦干泪,挺起腰,才能取得革命胜利,才能建设新中国。你看朱大姐就不哭,她的丈夫被反动派杀害还不到五年呢!”

“什么?朱大姐的丈夫也是被反动派杀害的?”这位妇女吃惊地问。

“是呀!为革命牺牲的烈士真是太多了!人民不会忘记他们,历史也不会忘记他们。为了孩子们的幸福,咱们都要坚强地活下去。”杨大姐充满信心地说。

从此以后,这位妇女坚定了生活信心,不再伤心落泪。

当时,这位妇女并不知道,杨大姐的丈夫就是革命先驱瞿秋白,也不知道朱旦华的丈夫就是毛泽东的亲弟弟毛泽民。

妇女吃上“翻身饺子”

——“妇女工作要重视,妇女工作是党的群众工作重要的一部分,必须注意去做。经验证明,单靠女同志把妇女工作做好是不可能的,应当由全党来做”

1946年5月,中共中央发出指示,决定实行“耕者有其田”。

1947年7月至9月,在西柏坡召开了中国共产党全国土地会议,中央妇委代理书记邓颖超参加了会议,并在会上作了《土改中妇女工作的几个问题》的长篇发言。

平山县委党史研究室赵鹏介绍,在土改一线的邓颖超,对土改与妇女运动的关系有着独到的见解。她说:“土改中发动农民群众,必须贯彻男女一齐发动的方针,引导农民并肩战斗。”同时还提出“在土地证上,要填写妇女的名字,用法律和契约保障妇女的土地所有权,从而童养媳可以带土地回娘家,寡妇可以带土地改嫁,并应注意保障妇女其他的切身利益。”

9月13日,刘少奇在全国土地会议结论中,吸收了邓颖超关于加强党对妇女工作的领导意见,他说:“妇女工作要重视,妇女工作是党的群众工作重要的一部分,必须注意去做。经验证明,单靠女同志把妇女工作做好是不可能的,应当由全党来做。”

全国土地会议通过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大纲规定:废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按乡村全部人口,不分男女老幼,统一平均分配土地。

土地会议结束后,中央妇委成员就到各解放区参加土改运动。中央明确指出:“在土改运动中应发动广大妇女参加,妇女在反封建的土地改革运动中是一个重要力量”。

透过展览室的照片,一张黑白的老照片清晰地展示着晋察冀妇女在平分土地的斗争中,走上街头,振臂高呼。

据说,当时还流传着一首民谣:“土地证四方方,鲜红的金印党中央,感谢中国共产党,咱们的生活有保障”。

通过土地改革,广大妇女第一次取得了与男人平等的地位,拥有了分得土地的权利。一张老照片里,年轻的妇女“赫然”站在人群中,等待领取土地证;一边的老奶奶脸上的皱纹笑成了花。

河北省妇联离休干部刘峰,十几岁投身革命,出生入死从陕甘宁边区辗转来到当时是热河省的承德。她说,土改时包了5个村,为了动员妇女们参与,她在街上唱歌、演节目,有《白毛女》《兄妹开荒》等,慢慢地,妇女们开始走出家门聚拢过来。“看人多了,我就开始宣讲,告诉群众‘共产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群众,是为了解放劳苦大众,让群众当家做主过上好日子’。”

刘峰记得1948年2月,也就是阴历腊月,土改斗争基本结束。“那一年的春节家家户户忙着过土改后的第一个翻身年。大年三十,村子里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大人孩子欢天喜地。年初一各家虽然吃的是高粱面、玉米面饺子,但乡亲们说吃的是‘翻身饺子’,我们祖祖辈辈也没有吃过这样香的饺子!”

“广大妇女在土改运动中翻身做了土地的主人,改变了千年以来女人没有政治权利与经济权利的局面。”平山县党史办副主任郄新龙说。

1948年5月,分散在各解放区参加土地改革的中央妇委同志陆续归来了。

战争年代的巾帼力量

——村子里的妇女白天下地干活,晚上都在月亮底下搓麻绳、纳鞋底,纺线、织布、做军装

展览室内,有一份名为《中央对目前妇女工作的指示》的文件。

这份文件发出的时间,正是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开始的关键时刻,其中明确指出:“由于战争规模扩大,大批壮年男子不断涌上前线,妇女在发展生产,支援长期战争取得最后胜利上肩负重大光荣任务,必须在广大妇女群众中进行许多有系统的宣传组织工作。”

由此可知,中国共产党历来高度重视妇女工作,即使是在残酷的战争年代,依然将发挥“半边天”的作用放在重要位置。

在西柏坡村83岁的韩花珍记忆中,那时村子里的妇女白天下地干活,晚上都在月亮底下搓麻绳、纳鞋底,纺线、织布、做军装。

据统计,在三大战役中,包括广大妇女积极参与的人民群众共出动担架11万付,支援粮食9.53亿斤。广大妇女在支前过程中思想觉悟和社会地位得到了显着提高。各地涌现出很多女战斗英雄、女模范医护工作者、女劳动模范、女支前积极分子和女领导干部。她们以勤劳、勇敢和智慧,为夺取三大战役的胜利贡献了巾帼力量。

“人民子弟兵母亲”戎冠秀就是其中一位。在反“扫荡”的艰苦岁月里,戎冠秀带领全村妇女给战士们送水、送饭,转运伤员。在严重缺医少药的条件下,为了救治伤员,她想尽办法,精心救护下很多身负重伤、生命垂危的八路军指战员。

为了支援前线,戎冠秀还走村串户动员男子参军打仗,并把最小的儿子送上前线。在她的带领下,革命老区出现了“母送子、妻送郎、兄弟竞相上战场”的动人情景。

斗转星移,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国家建设时期,广大妇女群众已经成为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邓颖超对妇女工作有一段精辟的论述:“中国妇女运动和中国革命紧密结合在一起,随着中国革命胜利发展而发展,中国妇女运动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妇女运动的任务必须围绕着党在一定时期的中心工作任务,在实现这个中心任务中,执行男女一齐发动的方针,增强革命和建设的力量;同时又要有意识、有计划地结合解决妇女切身利益,激发妇女群众对革命和建设的热情。”(中国妇女报记者 周丽婷)

 

?

燕赵女性微信号

燕赵女性新浪微博